您当前位置:首页>社工园地>博雅心语

博雅心语

【社工心得】社工心得——刘汉求
时间:2016年06月25日发布:官网浏览次数:
    记得在大学课堂上,老师讲到社会工作的起源时,依稀记得教会、牧师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社会工作的出现与基督教息息相关,那么社会工作的价值观也免不了受到基督教伦理的影响。长期以来,基于基督教伦理的爱、关怀和责任三个重要因素成为社会工作者认同的专业实践的基本价值。社会工作这一舶来品,在中国大陆的文化土壤中发芽,能结出怎样的果实呢?

    社会工作强调一个“接纳”的问题,在我看来,从中可以看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笼统地说,西方基督教文化是一种“罪”的文化,而东方儒家文化圈则是“耻”的文化。基督教文化中,每个人生来都是有罪的,人活于世便是赎罪。“罪”的文化是一种勇于面对的态度,人需要面对自己的“罪”,那么对于他人的“接纳”也就无可厚非。“耻”的文化离不开所谓的“礼”,即社会规范。考试不及格,答应别人的事没有做到,这些都会给人带来“羞耻感”,“耻”往往是因为注重外在对自己的看法,我们尽可能地避免陷入“耻”的境地。“耻”文化是一种逃避的态度。当自己的小孩成了问题学生,西方的父母会正视这个问题,然后帮孩子找到根源去解决。而东方的父母则往往会觉得子女给自己蒙羞,会觉得自己处于“耻”的境地,想要摆脱这种不好的感觉。都是想解决问题,但其中还是存在差异的。

    之所以提到上述的文化差异,无非是想说社会工作在中国大陆的水土不服。虽说社会工作的价值观和专业伦理是作为一名社工所需遵循的,我们不能强求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些。但是,人不是简简单单的个体,他处在社会中,势必与他人、与环境产生联系。当社会的大环境无法理解社工时,要想在实践当中完全践行社工的价值观和专业伦理,其难度可想而知,其效果也往往不如人意。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的三个维度:能力建设、心理调适和社会支持。三者缺一不可。如果缺乏良好的大环境,构建社会支持谈何容易。

    工作快一年了,感受最深的,大概就是课堂所学与实际操作的差异,你可以称之为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也可以看作应然与实然的区别。只是觉得身处的大环境,与这种差异的存在有很大的联系。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去说,那就适可而止吧!